《基業長青》中那些公司基業長青了嗎?

2019-06-10 10:23 來源:互聯網

前陣子把擱置了比較久的吉姆·柯林斯的《基業長青》翻完了。

這本書受商業界各種推崇,評價頗高,在豆瓣上評分也高達8.3分。各種角度看,都是一部經典著作。

《基業長青》中那些公司基業長青了嗎?

這也確實不是一本簡單的成功學書籍。作者確實還是花了很大精力,而且用相對嚴謹的方法,以有點類似論文的方式,寫出了這本書。

然而這種歸納法的方式研究商業,總是需要辯證來看待,一方面似乎確實有跡可循、有道理,另一方面也難免會有后視鏡效應和幸存者效應。

羅維森寫的《光環效應》基本就是批判這類商業成功學書籍的,有理有據。這本書本身和《基業長青》在豆瓣上評分差不多,雖然閱讀者寥寥。

《基業長青》成書于1994年,列了18對公司,一類是“高瞻遠矚”的能做到基業長青,另一類對照公司也不錯但相對平庸。

《基業長青》中那些公司基業長青了嗎?

寫這篇文章的本意,是想客觀研究下那些公司后來的表現如何,不吹不黑。因為基礎經營數據搜集稍麻煩些,我主要比較股價表現,也能窺見一斑。

咱們一對一對來看。

1、3M vs 諾頓

諾頓已經被并購了,所以……3M基本可以算勝出。

尤其3M歷年來表現確實不錯,我看了它1999年至2018年累計20年的前復權股價增幅,差不多漲了7.5倍,年化復利約+11.3%,很了不起的成績。

是否基業長青:是

跑贏對照公司:是

2、美國運通 vs 富國銀行

這個就有點尷尬了。

“高瞻遠矚”的美國運通20年漲幅僅18.4%,年化復利+0.8%,跑輸通脹。

而對照的富國銀行,起碼年化復利達到+6.9%,20年累計漲了約2.8倍。

是否基業長青:否

跑贏對照公司:否

3、波音 vs 麥道

波音20年漲了約13.6倍之多!年化復利+14.3%!很牛逼啊。

麥道1997年被波音收購。

是否基業長青:是

跑贏對照公司:是

4、花旗 vs 大通

花旗銀行后來成為花旗集團的一部分,后者20年累計收益是負的,差不多跌到原先的15%不到,年化復利-9.3%。

大通曼哈頓銀行是摩根大通的一部分,后者20年累計收益至少是正的,差不多漲了1.3倍,年化復利+4.3%。

是否基業長青:否

跑贏對照公司:否

5、福特汽車 vs 通用汽車

福特汽車過去18年來累計負收益跌到原先的一半多點,年化復利-3.3%。

通用汽車2009年破產重組,2010年重新上市后,近8年來年化復利+1.4%收益率也很勉強。

很難說誰就勝出了。實際上是都失敗了。所以福特也不好說是跑贏。

是否基業長青:否

跑贏對照公司:不確定

6、通用電氣 vs 西屋電氣

雖然西屋電氣2017年申請破產保護,但大名鼎鼎的通用電氣也難講就贏了啊。

通用過去20年股價累計跌去了六成,年化復利-4.5%。我不認為這樣的成績可以認作勝出。

是否基業長青:否

跑贏對照公司:不確定

7、惠普 vs 德州儀器

先看德州儀器,過去20年漲了不到五成,年化復利+2.0%,不過爾爾。

然而惠普竟然更糟,過去20年還跌了一成,年化復利-0.5%,從股價表現上看過去20年沒有任何成長。

是否基業長青:否

跑贏對照公司:否

8、IBM vs Burroughs(Unisys)

很多人大概不知道Burroughs是做什么的,畢竟它1986年就和別人兼并了,新的名字是Unisys,中文優利系統。

優利系統這家略顯低調的公司,其實在一些細分領域還是挺不錯的,但股價表現嘛,過去9年跌去七成,年化復利-12.5%。

當然IBM也好不到哪去,過去20年股價下跌一成多,年化復利-0.6%。盡管如此,它近9年起碼保持了正的年化復利,+1.2%。

整個行業不行,但IBM的轉型努力還是很值得肯定——盡管并沒有真正成功。既然作者拿IBM和Burroughs比,還是算作勉強勝出吧。

是否基業長青:否

跑贏對照公司:是

9、強生 vs 百時美

強生中規中矩,20年漲1.4倍,表現不算突出,年化復利+4.6%也就僅此而已。

百時美就是美贊臣的母公司,過去20年下跌了兩成左右,年化復利-1.2%。

是否基業長青:不確定

跑贏對照公司:是

10、萬豪酒店 vs 豪生酒店

萬豪酒店在過去20年足足漲了8倍之多!年化復利高達+11.6%!

豪生酒店1990年被溫德姆收購,后者我大概看了下,從2008至2017年的10年間上漲了5倍,年化復利+19.7%嚇死人。所以萬豪可能也未必就跑贏豪生啊。

是否基業長青:是

跑贏對照公司:不確定

11、默克制藥 vs 輝瑞制藥

默克制藥(默沙東)從2010年至2018年上漲了188%,年化復利+12.5%實在很高了。

輝瑞制藥若看20年時長,收益率是負的,-34%,年化復利-2.1%。;但若同樣看2010年至2018年的9年時間,則漲幅高達234%,年化復利+144%!

是否基業長青:是

跑贏對照公司:不確定

12、摩托羅拉 vs 頂峰

摩托羅拉先后被谷歌和聯想收購,結局頗慘。基業長青?不存在的。

頂峰電子(Zenith)貌似是1999年被LG收購。

是否基業長青:否

跑贏對照公司:不確定

13、諾斯通 vs 梅爾維爾

諾斯通,又叫諾德斯特龍,是一家百貨公司,19年時間上漲4.6倍,年化復利+9.5%,作為受電商影響這么大的行業,實在難能可貴。

梅爾維爾這家公司我查了半天,發現它1996年重組成了CVS公司,主營健康醫藥了,跟原來的主業完全不相關,但也由此可見它最初的零售業務確實衰落了。

是否基業長青:是

跑贏對照公司:是

14、菲利普·莫里斯 vs 雷諾煙草

菲利普·莫里斯(PM)真的是基業長青的典范。它是2008年才從Altria分拆出來的,此后10年間依然取得了約1.4倍的增幅,年化復利+9.0%。之前的增長似乎更好,可惜我暫時找不到完整的數據。

PM的成功大概跟特殊行業有關吧,煙草這貨確實是……一般公司做不來的。那么,對照公司又如何呢?

雷諾煙草歷年來有過并購、私有化、重組、再上市、剝離國際業務等一系列折騰……但查了下,2005年至2016年的12年間,雷諾煙草上漲了驚人的42倍!年化復利+36.8%!

因為所比較的時間周期不一致,且PM更早前的數據找不到,我暫且謹慎地不判定PM跑輸雷諾。

是否基業長青:是

跑贏對照公司:不確定

15、寶潔 vs 高露潔

日化是大家平常都接觸得到的公司。

霸主寶潔過去20年間上漲了約2.3倍,年化復利+6.2%,可以算是基業長青了吧,確實不容易。

但高露潔其實也差不了太多,過去20年間上漲了90%,年化復利+3.3%,不過總歸還是輸了。

是否基業長青:是

跑贏對照公司:是

16、索尼 vs 建伍

索尼用了20年時間下跌了兩成多,年化復利是負的,-1.3%。

建伍2008年和JVC合并,業績比較難查,但眼瞅著也是衰落了。

是否基業長青:否

跑贏對照公司:不確定

17、沃爾瑪 vs Ames百貨

終于輪到大名鼎鼎的沃爾瑪了,一度也是巴菲特的重倉股。

沃爾瑪20年來上漲了六成,年化復利+2.4%,好像并不能完全算基業長青啊。

Ames百貨找不到太多資料,只知道1990年破產了。

是否基業長青:不確定

跑贏對照公司:是

18、迪士尼 vs 哥倫比亞

迪士尼絕對是我們這個時代最牛逼的公司之一,皮克斯是它的,漫威是它的,星球大戰的盧卡斯影業也歸它,最近福克斯也被收入麾下。

迪士尼過去20年足足上漲了3.6倍!年化復利+7.9%。作為這么大體量的公司,實在不容易了。

哥倫比亞影業1989年被索尼收購,業績查不太到了,但私以為是不如迪士尼的。

是否基業長青:是

跑贏對照公司:不確定

總結一下——

《基業長青》中那些公司基業長青了嗎?

主要就想知道兩個問題:

1、這些“高瞻遠矚”的公司基業長青了嗎?

統計18家公司,有8家確認基業長青,有2家不確定,有8家確認并沒有基業長青。

鑒于這些公司已經是作者精挑細選出來的了,不是隨機挑選的,這個成功率我認為已經可以認定為不成立了。

結論:這些“高瞻遠矚”的公司在《基業長青》之后二十幾年間并沒有實現基業長青。

2、這些“高瞻遠矚”的公司跑贏對照公司了嗎?

統計18家公司,有7家確認跑贏,有8家不確定,有3家確認跑輸。

過去這20年左右時間,投資18家“高瞻遠矚”的話,約有11家正收益,6家負收益,1家破產或被收購;而18家對照公司呢,則是7家正收益,2家負收益,9家破產或被收購。

從上述分析來看,似乎勉強勝出。

結論:這些“高瞻遠矚”的公司在《基業長青》之后二十幾年間勉強跑贏對照公司。

那我們可以得到哪些啟示呢?我自己理解有這么幾點——

1、“后視鏡”效應是經濟和投資分析中的常見錯誤。

回過頭看,可以總結各種經驗,歸納出許多仿佛適用的模型或者道理;問題是前方長路漫漫、處處險惡,未來充滿不確定性,而過去的歷史并不見得總能參考借鑒。

歷史充滿各種偶然,即便有些事情看似必然。比如,你能想象萬一微信不出自騰訊,那00700現在的股價又會如何嗎?現在說騰訊多么多么優秀,護城河多么深,可知當年如果沒有移動夢網,它很可能根本支撐不過那幾年?

萬事不能太想當然,這個世界充滿變數。沒有什么是不變的,除了改變本身。

2、企業生老病死乃常態,并不存在真正的基業長青。

說實話,畢竟科技發展、時代進步,組織機構和體制都在不停變革,好比人體身上的細胞,有新陳代謝才是正常的,才能保證整體充滿活力。

一家企業活得久、干得出色,很可能只是隨機因素所致,就好比連續拋硬幣也會有人連續N次都是正面。但只要我們把時間拉長,大數定律總會起作用。歸于平庸才是最穩定的常態。

當然起起伏伏也是會有的。比如當年誰又能想象蘋果公司能在幾乎徹底衰敗之后復興而又有如今的盛世帝國?

這些企業們也都是紛紛有生命意識的,他們自己在生長,在生存,在繁衍,在應對復雜的環境。但因為熵增的存在,所謂的基業長青只能是注定終將失敗的目標,唯一剩下的是時間問題——然而從歷史來看,絕大部分公司經歷生老病死的完整周期下來,并不真正需要多長時間。

3、比起未來增長的美好,我們更應該關注買入價格的安全邊際。

這里別誤會,我認為一家公司的價值是應該放在其股票估值之先的,也就是,它未來得成長、增值,才值得投資。

但我們應該要警惕為那些被描繪得十分美好的未來付出過高的估值代價。任何一家公司,沒錯我說的是任何一家公司,都不可能漲到天上去,它們都會遇到瓶頸,而如果付出的高價格反而可能是一次失敗的投資(至少是收益率不佳的投資)。

4、大浪淘沙,公司個體很難逃脫行業整體的沖刷。

同是電氣,通用正在衰退,西屋已經破產;同是制藥,默克雖好,輝瑞也一點都不差(甚至更好);同是通信電子,摩托羅拉和頂峰都逃離不了被收購的命運;同是煙草,菲利普·莫里斯和雷諾煙草均取得了驚人的收益……

在許多案例中,一枯具枯一榮俱榮是常見的狀態。時代的進步或突然轉向,可能會無情地碾壓一家公司個體的努力。PC行業沒落,戴爾、惠普和聯想們又豈能有舒適的安身之處?膠卷、卡片機,甚至微單,又怎能比拼得過智能手機的發展?

比如隨便投一只銀行股,在三五年時間可能都很難看得出差別。比起具體選哪只銀行股,更關鍵的問題可能是當前的基本面和估值水平是否應該投銀行股。

5、分散的需求是絕對的,持股過于集中很可能是認知上存在偏頗。

你集中,無非是認定某某股票比其他股票明顯更有投資價值,綜合考慮了賠率、勝率等等因素之后你仍如此認定——好吧,基本上,你很可能是錯的。

有的股票確實有潛在的巨大收益,但它很可能伴隨著同樣巨大的不確定性。有的股票有非常牢靠的把握獲取充分的收益,但相信我它的估值肯定是公允的不會讓你輕易有便宜賺。

因為我們實難甄別哪些公司真的能夠基業長青,所以分散對投資而言,是客觀存在的迫切需求。當然,我們也不能盲目分散,不經思考和研究就輕易分散,那樣反而會徒增風險。

最后,我不由得想起一首歌——《紅豆》王菲

有時候/有時候/我會相信一切有盡頭

相聚離開/都有時候/沒有什么會永垂不朽

……

延伸 · 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