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盟賠付方案 公司準備1.5億元人民幣賠付撥備金

2020-03-03 12:43 來源:互聯網

微盟刪庫危機事件正朝向有序解決的方向發展,但暫時無法做到人人滿意。

今年2月23日晚,微盟集團研發中心運維部一位核心運維員工賀某通過個人VPN登入公司內網跳板機,對微盟線上生產環境進行惡意破壞,直接導致微盟集團大面積的服務集群無法響應,生產環境及數據遭受嚴重破壞,微盟市值一日蒸發超10億港元。

直到3月1日晚間,微盟(SEHK:02013)官方發布公開信,稱在騰訊云團隊協助下,花去七天時間被刪數據已全面找回,同時公司將準備1.5億元人民幣賠付撥備金進行賠償。

然而目前,有多位接受第一財經采訪的中小商戶表示,商戶系統尚未完全恢復,核心數據仍未找回,對微盟官方提供的賠付方案不夠滿意,宕機期間造成的數據丟失將使整個三月無法開展業務,“事故造成金錢上的損失我們能接受,最大打擊是宕機期間核心客戶群轉投其他家。”一位受損商戶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

公布解決方案后,今日微盟股價收盤漲超12%達5.39港元,總市值120.6億港元。

商家后臺顯示數據依然被清零

被踢出群的中小商戶們

疫情期間損失最為嚴重的當屬從線下轉移到線上、甚至只選擇微盟一家服務平臺的商戶。

一家日均流水從三千元做到四萬元的社區電商平臺商戶表示,自備的ERP系統存有庫存管理與訂單管理數據,所以被波及到的僅有依靠微盟平臺的會員系統與積分系統,更嚴重的影響在于用戶信息的丟失。

該商戶甚至因會員質疑其失聯跑路而被報警傳喚,“錢都在我手里,但因為客戶數據的丟失,我都不知道該給誰發多少錢。”商戶稱。

 

商戶后臺情況依然無法顯示

一位從事進出口業務的微盟商家負責人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23日晚發現后臺無法登陸,于是給簽合同的銷售經理發微信詢問原因,直到28日投訴到總部才收到回復。“之前微盟說宕機是因為騰訊云故障,后來才說是因為被刪除數據。微盟發公告稱28日24時會恢復數據,但28日下午又改口稱功能將恢復七成數據。”

上述商戶發來的截圖顯示,微盟CEO孫濤勇在群內表示,數據恢復七成是指刪掉的數據找回七成,但還沒導入,技術層面希望再多找點,一次性導入,否則易形成臟數據。

該商戶據此與幾個商戶在群里反應問題,反而被群主踢出微盟商戶服務群。目前,該商鋪線上全部崩潰,無法經營,對年前經營產生重大影響,截至記者發稿,該商戶的恢復數據仍為0,平臺無法使用,用戶信息與余額全部消失,已轉移到微盟競品平臺。“目前尚不清楚到三月底能否正常恢復,那么我們三月的所有活動都要泡湯。”

另一位從事旅游行業的商戶表示,2月份疫情影響,國家發文要求停止一切旅游業務,所以該商戶2月14日至23號根本就無業務,本想著疫情好轉后上架一些旅行團訂購業務,“但商鋪目前數據是空白狀態,所以不知道具體修復情況。”該商戶稱。

微盟商戶好士多全球批發負責人邵建豪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自身合作店鋪交易日單日兩萬元左右,一個月60萬左右,每月利潤10萬左右,他稱,全部合作商戶中,此次損失最大的當屬即食燕窩品類。

邵建豪表示,宕機之后,平臺數據丟失,“我的客戶通過商城來選擇商品,進行銷售。宕機期間我的5000個會員完全失聯,他們無法獲取報價和商品信息,只能調頭轉向其他平臺,這是最致命的。”

還有一位微盟代理商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最寒心的是,微盟把我各個代理群都踢出去了,出事第一時間,微盟不讓代理商發聲”, “移除代理群可以,但并沒有解除代理合同返還代理費,也沒有針對代理商出臺解決方案”。

針對代理商問題,微盟方面對第一財經記者回復稱:微盟的渠道服務商是微盟的親密合作伙伴和家人,在此次事件中,微盟服務商與微盟集團共同面對,我們非常感謝選擇信任我們的服務商伙伴,微盟集團的賠付方案中,包含了服務商所負責的商家損失。對于個別服務商的要求,如果合理可以溝通。

商戶與微盟之間的簽約合同條款

負面影響持續

針對來自商家端的疑慮問題,微盟在公告內進行了部分回應。

微盟公告內表示,公司準備1.5億元人民幣賠付撥備金,其中公司承擔1億元,管理層承擔5000萬元,同時擬定了現金賠付計劃和流量賠付計劃供商家選擇。

其中,現金賠付計劃是針對因系統不可用期間商家邊際貢獻利潤額進行賠付,具體公式:邊際貢獻利潤額=日均收入×行業平均邊際貢獻利潤率×系統故障時間,其中日均收入等于該商家在2020年2月17日晚7點至2020年2月23日晚7點在微盟系統中產生的實際成交額除稅后的平均值;流量賠付計劃是針對因系統不可用期間的商家給予騰訊廣告50000曝光次數進行流量補償,并且提供賬戶運營服務,同時再延長SaaS服務有效期兩個月。

另外,技術層面在數據安全管理機制上全面加固與整改,加強運維平臺治理;加強災備體系的建設,做到多云異地冷備;基礎設施全力上云。

多位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的商戶均表達了對賠付方案的不滿——針對方案一,受疫情影響,2月17日至23日諸多平臺收入很少,特別是旅游業務與實體店業務收入幾乎為0,接受第一類賠付方案幾乎無現金。

而針對方案二,如果選擇賠付50000曝光量,也要看在不同平臺的計費方式與價值量。受訪人士表示,此前曾了解到抖音某商戶購買1000次曝光才花費六塊錢,算下來50000次曝光價值僅300元左右,且該方案很多資質不全的行業還無法享受。且流量代運營只針對廣告投放部分,而非平臺的代運營這類廣告投放本來審查就嚴格,且略有推廣騰訊廣告業務之嫌。針對這些疑慮, 微盟方面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整個賠付方案中,公司既要考慮商家因系統不可用而造成的利潤損失,同時也要考慮系統不可用而帶來的流量損失,因此我們的賠付計劃做了兩個不同的方案供商家任選其一。

不滿的中小商戶能否在微盟事件中獲得合理賠償,北京煒衡律師事務所張磊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根據微盟服務協議可知,因其管理不善造成員工刪除數據庫,微盟作為服務提供方應當向用戶承擔違約責任及損害賠償責任。若用戶對微盟作出的賠償方案有異議,可以向市場監督管理部門等行政管理部門投訴,或向法院提起訴訟的方式主張權利。

國泰君安國際調研報告顯示,預期未來微盟將面臨多方困難,包括修復時間不可控,運營成本上升,客戶及商家將考慮轉移到其他平臺,面臨更多或巨額賠償,流失潛在客戶給競爭對手。報告預期上述困難將給微盟帶來長期負面影響。

延伸 · 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