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永浩:如果能賺大錢,就千萬不要去改變世界

2019-12-07 11:28 來源:互聯網

  歡迎關注“創事記”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楊陳天一

  來源:天一觀察(ID:shuisheng007)

  老羅是我年輕時的偶像,也是我同時代很多人的偶像。這句話再過一百年,也沒什么問題。

  剛進城務工的某一年,在王府井的天橋上,似乎見到老羅了,當時無比激動。非常想上去打個招呼,但礙于他之前在《老羅語錄》里說,不要傻不拉幾的上去跟他打招呼,那會令他很不適,我強忍住了。但那天我沉浸在一種莫名其妙的欣喜中——臥槽,我在北京的街頭,見到了活生生的羅永浩!!!

  我當然從一開始就不相信《老羅語錄》不是一個精心策劃的傳播——誰聽課,會無聊到把老師講的東西都錄下來,還會把那些經典語錄都剪切出來,再放到百度mp3里讓大家去下載?但是,我真的會被那種表達的方式和表達的內容折服。

  老羅說得對,我不是他的“粉絲”,我某種價值觀的“粉絲”,我在他身上想獲得一種應證——這么囂張到底行不行?一個人講道理能不能活的好一點?所以那些撐不住的日子里,我最大的精神慰藉,就是聽他的演講。你能想象嗎——在一間昏暗狹小的京郊民房里,一個年輕人是多么容易在被工作透支了精力后的某個清晨或夜晚,在一瞬間就失去了堅持下去勇氣?那些努力被搬運到逼仄的房間的音樂、文字、詩篇,又如何在頃刻間就被隔壁的床笫之歡,抑或路邊隨意撞見的戀人相擁給擊碎。

  

  老羅把他的前半生寫成了《我的奮斗》。但看看就好了。你如果只是跟著喊喊口號,或者重復幾句“語錄”,其實用處不大。

  老羅最牛逼的奮斗路徑在于,他以彪悍的身軀和人設,來到了北京,然后迅速打入了北京的文化圈、媒體圈,并且扎扎實實地結識了一幫很交情過硬的朋友。這是他日后媒體影響力的基石,預埋了足夠多的傳播節點。他扔一個石子出去,能激起后續的接連不斷的浪花。

  為了張羅這波人,老羅甚至還創辦過牛博網。把各種有趣的能寫的人,都集結在了一起。更加夯實了自己的媒體屬性。

  老羅非常懂得“重復”的策略,他不斷地重復“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釋”,這是很牛逼的策略——因為一解釋,很多東西就被稀釋了。然后他迅速收割了當時最優質的一波“種子用戶”——新東方的學生——很早就知道學雅思、出國的學生,社會階層不會差到哪里去。

  攻克以小鎮青年為主的媒體圈,和攻克社會階層不錯的年輕人都不難。前者喜歡抱團,后者喜歡獵奇。

  老羅的這種操作,告訴我們:年輕人,一定要突破自己的圈層。不要天天把“人脈”掛在嘴上,覺得加幾個微信,就叫人脈。那不是人脈,那叫微信好友,連好友都算不上。老羅不止一次的說過,每次吃飯,他都會給大家盡心盡力的烤肉,克制的保持一個話極少的胖子的形象。但是你認真聽,你就會發現,他是個很有服務意識的紳士,一般這種人,在飯桌上,會把每一個人都服務的極好,偶爾插幾句恰到好處、極有個性的話,就會給大家留下深刻的印象。

  行吧,我是想說,一個人的奮斗,最重要的是,突破自己原有的圈層,通過牛逼的社交,打破原有圈層的局限。對于那些,今天注定要在異鄉討生活的年輕人而言,老羅的啟示在于:不要做小白兔,不要局限在自己原有的小圈子里,你來到這滾滾紅塵,要逆流而上,最重要的第一步,是讓自己肚子里有貨;第二步,是和比自己牛逼的但氣質和屬性相匹配的人結盟。不要傻逼呵呵呵的相信,只要努力,就能如何如何。又或者,牛逼和努力也需要合適的路線圖。否則,這樣的雞湯,你灌多少都沒有用。

  

  老羅創業的故事,已經沒什么好說的了。他的第一次突圍,是他從一個打雜工的人,變成了新東方英語老師,然后又憑借及其凌厲的口條,在這個行業脫穎而出。這之后,他自己辦過英語輔導學校,然后很快又覺得干英語培訓無法實現人生真正的價值;開始搞手機。

  當他說自己要向喬布斯致敬時,除了他自己,可能沒幾個人當真。但他就這么義無反顧的去做了。做的好還是不好,現在是不是到了蓋棺定論的時候,大家似乎都已經知道,但我希望一切“為時尚早”。

  只是復盤這一切,整體是很尷尬的。我之前已經寫文章說過了,老羅在這場行動中,顯得有點“民科”和自以為是的過頭了。但從虛無的角度講,人生到頭來不都是一場空嗎?——轟轟烈烈過,不也很牛逼嗎?

  

  只是隔了幾年,我突然悟出了一點淺薄的人生道理——如果能夠賺大錢,千萬不要去改變世界。當我說出這句話時,再也沒有了曾經的那種羞赧之情。這個世界,笑貧不笑娼,是基本的底色。所謂的成功,翻譯過來,就是有錢有名。猴子在乎的是“朝三暮四”還是“暮四朝三”,猴子不會在乎邏輯和長遠

  十年前的老羅,在世俗的眼里,動動嘴皮子,就能指點江山揮斥方遒,就是成功的,但當他開始要做手機生意,那種比螞蟻操大象還難的焦慮是不是一直就如影隨形,這個只能以后在回憶錄里考證了。

  回眸過去三十年,最省事的成功路徑,應該是:前十幾年,努力囤房,到了現在毫不憐惜的拋房;養肥了媒體影響力,干點投資和營銷不好嗎?能賺大錢,就不要想著改變世界,因為不值得。幾乎所有我聽過的中國版的改變世界的故事,都有另一個版本的真相。

  祝愿老羅的下半生,貪財好色,做個快樂的俗人

延伸 · 閱讀